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logo

太阳树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1|回复: 0

【现代诗歌】2017年的一组

[复制链接]

328

主题

20

好友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8-11 20:05: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茫 于 2017-8-11 20:06 编辑

文/鲁茫

起初

不信一只走远的风筝,
能记住一个小镇。小镇浸淫在昏黄中。
仅仅是身边缺少点什么,夜晚遮蔽距离。

月亮是只茄子,牵着要定格的嘴角;
月亮是支雪糕,海豹、企鹅又或其他什么
纹丝不动地仰望。

起初,留在起初;陆地,变成海。

2017.05.22X

小满

她是一个动作、词牌、场景,
有标准的少女心。
衰老者一退再退,妄想舍而得之。奈何
剧中人持铜镜,亮光射过来,
晃到眼睛。有人私下里发笑。

2017.05.21

安静下来

挂冠而去的人,了无残局。
风,过蛛网;水面,怀了决别的蓝。
他只在别处,
幽深的谷底,深潭。

事物各有去处。俱是直线向下的人。
沉溺,燃烧,朽败,
各自的阿鼻狱。守着种子,炼一团
不可知的火。

2017.04.03

春夜

春。夜。安静的匍匐。
十万八千里的遥思。欲念。不规则的窥探。
我们的阴影,仍然太少。
惟夜盛大,光才更直接、眩目
掉落的树枝,倒下的枯柴
绣出骨里的亮。
春。夜。所有的坐标在水平线牵连
波光荡漾。

2017.04.10

春夜(二)

公路喧鸣是公路的事。
深夜,植物睁着眼睛。
不胜烦扰,是人心。
随风潜入的过客雨后隐匿。
忍不住喜悦绽放,想象
是得天独厚的桥段,
春心放纵,全是奉旨行事。

2017.04.09

春夜(三)

一响的幽深和安静,
又回到出发点,徘徊。
幻想当初的耳朵,
当初的眼睛,当初
怎么挥霍。一切奔来
一切远去。

需要场持久的铺垫
才分得清黑白,
我用虚假靠近你。
春夜无边,人间太多深井,
捞起点滴,又掉入
汪洋。

2017.04.15

春夜
——给李仪老师

免不得,又是漫长
我痴迷尘世,寻常微小的事物。
那多河流的远方,静寂
你散步的一条,流过来
斜阳与柳坡后,灯下的招摇
一个背影填满一个夜。
而一站,一站,我数次打起包裏
在小镇完成孤单者的
长游。长游,旧处的烟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途,茶味浅淡
我们用一杯,就能消解
整个春夜。

2017.04.16

河流

所有的花
已开过,我
隐藏于
远去的河流。
一个下午
穷于解读
褶皱与平滑的
不同之处。
我,望着
境中之我。

2017.04.27

五月

向前,捧着一团火
转身,捧着一团火。
话语本身和表达总有所违背
你用炽热感受冰凉。
五月,槐花落尽,桐花落尽。
植物的余絮仍在飘飞
扑到脸上。
你讨厌随意,粘连,过敏
仿佛某种写照。

2017.05.15

节点

认真地赋予数字以意义
是件困难的事。或许
仅把白和黑排列下来就是有意思的呈现
我倾向于后者。
细节牢牢抓住我
就像昨天,你一身蔚蓝
投过细微的波澜。
很长时间,对我来说都是
身陷汪洋。

2017.05.19

雨季即将来临

梦,都谈不上奢侈,
奢侈的是完美的嫁接与繁殖。
高处俯瞰低洼,
盛夏尤爱冰棍儿。
积木被数度搬动,搭建成宫殿,
乌云纷纷,纸张里聚集。

2017.05.22

枣核

什么也不会有,
心里挂一幅赝品。
仔细端详时,
从浅薄的纸片里抽出乌云。
有人喜欢镜子,
照见甜咸相宜的水。
他们拼命挤,上游到下游,
越过一江凉意。
我们彼此看不见了,
剩一地枣核。

2017.05.28

歌声

斜阳沉潜
我听到金龟子的歌声
薄暮下蝙蝠打开长袍
如果
我们肆意地
定义了黑暗
就会错过
普通的美好。那一刻
我们忘记童年最美的衣裳
像现在:你离自己
越来越远。

2017.05.31

运河

把别人如约地
送到远方了,没愧对他的名字

他在有限的一生
匍匐。看少年在水泥板上写字
路过宽尾鱼

能想到最美的事
是入水者重返尘世的光。一些人
抚摸,歌唱

他从未拒绝。我们用手电
照向深处。他和入水者相同的体温
被我们忽略。

2017.05.30

告别

所有的午后
都可以离开
我们起身,打发掉未泡完的茶。
在茶水的暖流中
嘴唇略过尘世的匆忙
所有人都沉默。
留下来的
是用植物的方式表达的敬意
每片叶子都是旗帜
我们张嘴
发着
沉默之音。

2017.05.31

因为太多的爱

绝无讽刺。
热情洋溢的脸上升,漂浮
酒精淡淡的苦味勾住昨日。
我们喧哗,用简单的方式把另一个人安置到
熟悉的龛堂,像永不痛苦的影子。
爱,仍在那儿,不必归拢
甜蜜,或痛苦的一丝,依然完整。
我们举杯,把碎片抓牢
昨日,今天,再到明日,紧紧连在一起。
如果有溢出的泪
我们会说:那是因为,尘世的滋味
已然尝尽。

2017.06.04

篇章

光制造晴空
在水珠中完成折射。
我们吐出一个句子
发明一个世界。
因了道德的教诲
我们上升,上升
从未到达——真正的
篇章。

2017.06.07

词语

被吐出时,一温再温
经过离你最近的部分,最古老
时鲜的驿站。力量桃花般

柔软,有纯白的色彩。
光线,风,显现伟大的一刻
在目的地,无丝毫衰减。

2017.06.08

他们

他们萎缩
站成一排,聆听。
盲目的云层
和铁轨交汇

必是坦途。
需要垂下生活的手
在一个时辰
去体验另一双手
跃过栅栏
进入另一片草地。
他们
并非不能承受悲剧
悲剧发生时
接受死亡掠过他们的
嘴唇。

2017.06.07

一隅荷塘

用另一种更为均匀的光
来陪伴更长的日夜
圣殿后,观光者们仰望
惊叹,打开相机。
相对于金碧辉煌的纪念
它并不认可人们常说的匍匐。
圣殿进入阴凉的镜面
波动,如怀孕的女人。
尘世最灿烂的部分覆盖着
荷叶再次
有了崇高的灵魂。

2017.06.01

白蝴蝶

事实拥有声响,然而,事实与事实之间亦有私语。私语让我震撼。——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

必须
完成对白蝴蝶的信赖
才能更好的
感受微光中它身体上繁茂的森林。
为到达更遥远的地域
我把眼皮轻压,为的是
从短小的事物中
打开孔洞,或发现一块藉由跳跃的踏板。
白蝴蝶,如此完整
轻盈,孤独
充满自身的血液。
我想捕一只白蝴蝶。每天一只
这样,就能把自己
悬停在空中。

2017.06.14

箴言

他在树皮之下
咀嚼。隔着剩下的枝干,青草,湿土
吻一座湖泊。
尘世的水呐有何不同?
饮下细微的露。
他看到一个人,淹没了
举着双手
慢慢下沉,指尖上托着
一句箴言。

2017.06.21

夏至

说起这日子,这面,又牵涉到母亲
尘世忽得就凉了。
母亲端过来的碗,宽面条,大块西红柿
搅碎的蛋索子,一概低温。
糊涂,与温度飙多高没啥关系。夏至
你不提,我不知。

2017.06.21

逆光

尘世有被束缚的温暖。
众生的柴火,众生观照;
劳作者挥汗,生息。

并不都是走捷径的人,并不都洞若观火。
逆光刺目后,为瞳孔湮灭,
皈依了一片佛水。

2017.06.23

月半弯2

恰是还有一丝念想
把余下的时间
用细微和谨慎填满。浩瀚的海
托举着
嘴角撩起的弧度。
有人将为词语辩解,它们在高处
或低洼之地,是雪莲
也是菖蒲。
波光荡漾,词语碎掉
心事组合又湮灭。月半弯
照尽失恋的人。

2017.06.06

马赛克

哦!重要的本能
看自己饮下黑暗
光!在附尽弯曲

语言团起如刺猬
甚于刺猬的疯狂
魔鬼的芒刺,扎

黑暗上升,淹没
母体又将他收回
但并不存在地狱

2017.06.29

夜奔

如此多的夜
被舔舐,被打开心扉
沉入缓缓的血液
像微风
抚过皮毛。
那单纯的爱意
浸透纸张
触角在暗中攀援。
而我
与自然之物没什么两样
世界微微颤动
经由隐秘的节点
消失。

2017.07.02

夏末

时针绝不弯曲
以直线驱赶蝉叫、虫鸣
事先衰老的叶子。
站河中孤岛的人
抛网,提拉
水从网孔逃逸,垂落如繁星。
夜色求得一丝腥凉
人间人行道上
俱是擦肩而过的影子
他们说:夜色极美,如信仰之地
怪物冷眼旁观。

2017.07.03

月半弯

每一个神情
都会诞生一次新的解读
月亮拥有无数的命运。
他弯腰
取出脏器,晾晒,而后枯坐
听尘世上浮的鼾声。
关于阴暗,最美的表达
是无边际。枯坐者惊心的,是一张
裂开的
纸帛。

2017.06.01

溺死者

风筝,信笺,波浪
色彩掩盖尸身
如风般温婉的佑护
泡沫,诗人的眼。
你只是假死
浮现糟糕或工整的旋律
他们端出心底的律动
来到某根琴弦。
腐败,是延续;腐败,是长生
尘世的手工艺品
摆放的物件。
唯有风——现身的同谋
捋走大块温度
又撒向空中。
一条路,湮灭
回归自身的颗粒物,涣散
泡沫晃动疑惑之眼。
所有的路未有不同
无法再经历,无论陆路
还是海途。
溺死者将成为他自己
仰躺、俯卧、侧身……
潮水仍是潮水。

2017.07.09

自然的钟摆,致叶子——

诸般色相,沉浸在水中,
他们的动作、表情
漾过来。像是拨动一根弦,
我错综复杂的感受,交织,
在脑海、身体
漫无目的地存放,在相遇的节点
吃下盐。他们发出声响,
发出轻易的哼唱,
又抛弃。自然之物总被任性地挥霍
如整盆色彩,我莫名伸手,
他们愕然,像是缠住了他们
自然的钟摆。

2017.07.05

瓶子

女人带着孩子,
用池水给她的狗洗澡。
黄昏压低了树,
景观芦苇密密匝匝。
一些人转过去,
又转了回来,好多遍。
河坝上的人走在他们的大街,
如走在巴黎。
天空像块玻璃迟迟未碎,
神祗突然晃动瓶子
大雨滂沱。

2017.07.07



他们说
他们那儿下雨了
酸雨
我只听说过雨
相信他们会容忍或者怜悯
一个仅仅听说过雨的人
容忍打伞走路
但那是他们的事儿
儿化音像门轴
在旧漆上,垫石上,朽木上,供养贴画上
转来转去。

2017.07.13

画面

给我同样的画的时候
颜色似乎是并不重要的东西,甚至
被剥离到细节外

偏偏向日葵和星空
裸露着肌肤

于是我想
内心和眼睛有完全不同的世界观

这么说来
他们发明某种滤镜是有道理的
开始是不得已
后来刻意为之

睁开眼,和闭上
当然不同
但最简单、最明的的事
都被忘掉了

2017.07.16




黄褐相间的蜻蜓,在低处

无声飞翔。

至浅的水洼,看不清的蚊蚋

小小欲求与崇高的满足

留下倒影。

风一吹,就颤动

深远的蔚蓝如此脆弱

像少女的心

从一件物事到另一件物事

漫无目的地,漂——。



2017.07.16


风吹草动的夏天

穿过桥梁,岸边长满狗尾草
树在应有的位置暴露它的温柔
硕大的云团沉潜入水
石子充满了嫉妒心。
桥有圆柱方梁、镂空护栏,姿态各异
树影是个多情的意中人
云如情话般飘荡,安放在田野。
田野归属于个人,贯以
包围者的地位,如田纳西州的坛子
而你,遇见一个拥有坛子的
女人。

2017.07.19

合欢

因为画像充满声音
记忆变成文字,它们投影
进入内心
堵塞喉咙。
在梦中,有人清洗泥垢
有人充当看客
我们互为主角。
打开蛛丝马迹
翻动一些纸,仅仅
是为了你
能够抬头?看,若我重返梦中
就不再徘徊
而是长成怒放的一朵
发声。

2017.07.15

一切已经发生

经过一夜
意义被消解,悬挂在
面孔上的褶皱,以及所具有的
形而上学

汗水无法再充当声嘶力竭的同谋
雨也不能
一个人,在城中留下猜想的羽翼
下垂,又笨拙

今天,老的城池、漂浮的徽章
汞柱刻度、有的放矢的标志物,全部
从污中,回到污中

(致LK)

2017.07.21

叙事

他提起裤管,给我看
那只像裏脚的女人一样变形的
母亲说,牛蹄一样的
一只脚。

我面对一条河流
那么宽的河流,足以淹没整个人间。
父亲颤巍巍地收起
他,终于能掌管一回
人间潮汛。

牛一样的耕种
鲁西北细作的庄稼与生活。
斗转星移下
墨绿的色块和苍白的盐碱地
杂陈,相间。

庄稼还是庄稼
父亲的脚成了牛蹄。惊奔的牛
把父亲拽下沟坡
仅存的小榆树和车帮间挤着
破碎的脚踝。

有时日子是张巨大的彩票
怎么形容都可以。
我的堤坝越来越高
大雨中挣扎
而此刻,父亲在远坡
扯掉杂草的蔓子。

每天——
都能看到敌人,为我
把所有的不可原谅纳入镜中。
父亲的牛蹄行走在遥远的记忆
仓促,急迫,仿佛
雨中堤坝。

2017.07.21

子夜

而我并不忍心
打扰,最遥远的事物
星星沉浸在暗中
微小的飞虫
爬过密林

烧烤的露边摊
熄掉了灯。有人在内心练习
数学题。
对未眠的人来说那是
想当然的事

为什么想到玫瑰
谷川俊太郎远涉重洋
如萤火。
一颗星,联结起另一颗星
凌乱,如烧烤摊的瓶子

怀抱疑问的人
还在吗,孤独者总摆出胜利的样子
也许,我讨厌沉睡
但可能仅仅是
做回叶公

想到明天的事
想到对一些人闭上眼睛
白天。银河边并未长草吧,也没有风
或者,你能告诉我一个
头等的新闻

2017.07.22

如梦

大雨倾盆,划过你嘴唇。
低沉的梦涉过积水。迸溅的花纹迅速放开
又湮灭。整个下午
薄弱,忧伤,空留灰色的网。

2017.07.25

时间坠落的彼岸

背影,黄昏。染成金色的人
在岸边撒网。他所
捞起的也被赋予富丽的色彩

你知道?多少灵魂在水中游荡
他们在不同的季节跃进河流
追逐凉意,或离温暖更近一层。

太阳,在每个傍晚完成消沉
金色,被稀释到夜阔大的额头
今天的光点,消失于今天。

彼岸,此岸多么清晰的参照
练习撒网的人张开臂膀,波光眩目
短暂。孩子回到他的梦中。

2017.07.26

鹤公子

忘记时令,懒散到不能朝三暮四
新鲜事物越来越多,又成为老的面孔
黑白配,说老不老,说新不新。
这土壤已不能养活嗜水的人,偶有喜欢的
死心塌地沉溺,在大雨滂沱的一季
刷上新漆。又需要于垂珠的屋檐下受阻
望向濛濛的天空轻缓吐纳
孤者,完成了对自己的垂钓。

2017.07.22

公羊

公羊成名于一幅画。在画上
永恒于回首的角度,不败的青草与层云。
失败者潜入梦中
混迹于田园,凭借某一节点完成穿越
眼中垂下彩虹。彼岸大地寥廓
棉槐,蜻蜓,三叶草,在露水中轻缓地折射。
公羊低头,噬草,打开他的前尘
与往世。

2017.07.29

午后

雨声淅沥
室外昏黄。那向下奔赴的
惊喜的裂开,一次就完美,如火柴。
什么透明,什么易碎
什么旅途漫漫,至多化作一圈短暂的波纹
舒展开,就离去。
仿佛记忆中一个从未开口说话的
老人。

2017.06.29

西瓜

那些不必言说的事
被吐出来,这可预见的道路将被重走
一天?二天?还是更久。
我们围着取暖,摆出拥挤的样子,发笑
仿佛这样,就能轻易地
把脆弱抛在脑后。

2017.07.30

滂沱

果然,很多人站在了雨中
湿身的,未湿身的
互相猜疑,要把天罩到
彼此的头上。
这可怜的风雨,偎着陶器
使它的颜色加深,被复制到
很多父辈的脸。
天上的旗帜,地下的衣襟
玉米田里抖动着的墨绿的叶子
搭配蝉鸣。在盛夏
有众多打伞的人,有水
就能完成一场滂沱,蚜虫艰难地
抬动手脚,涉过丛林。

2017.07.14

一孔桥

他被豢养
饰以围墙,但仍然伏下身
弓背
以虚构的流水还魂
在阴暗部续长青苔
以蹄印的空
渴望,一场毫无天日的滂沱
而后下沉
留给好事者一副光滑的
皮囊。

2017.08.01

立秋

他们殉道,修行
打开自己
水份倒入湖中。
那些将自己高高悬挂的时光
成为自然的烙印。
风一样自由,无形
随同欢喜的心
沉寂
像秋天的波纹。

2017.08.09

断章

他仍然扛着时间,全身长满蒿草。
他沿一条河栖息,在一场人力的劳作中
暴露骨骼。阳光对黑暗有硕大的胃口
人群适时围观。而他大口吞咽风,中不解之毒
化成一粒砂。过程却又太过漫长
他和太阳和解时,其余都鸟兽散了。

2017.08.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太阳树文学网 ( 苏ICP备12007074号 )  

GMT+8, 2017-10-22 21:27 , Processed in 0.034065 second(s), 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