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logo

太阳树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7|回复: 10

【短篇小说】陷阱

[复制链接]

30

主题

1

好友

67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7-4-18 05:42:2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茶水沏鸡蛋 于 2017-4-23 22:00 编辑

        午后的巷子像极了街边架着的烧烤炉子。下午两点,巷子还是空的。没有人愿意在这时候出门来。太热了,空气躁动着,让人的视线都不清晰了。
        很安静。这安静像在酝酿着什么。在这安静的角落里有两个小孩儿。他们躲在自家的门洞里,屏气凝神地窥视着门外正对着的一个土堆已经整整一个晌午,仿佛那里是整条巷子的精华所在。他们到底在等什么呢?他们通红的小脸上似乎写着一点儿兴奋,还有一点儿阴险。如果把他们家门口看做一个井口,他们就成了蹲在井里的两只自以为是的小蛤蟆。
        他们的等待终于没有白费。巷子里终于开始有人走动了,连不远处躲在阴凉里趴着的老黄牛也停止了假寐和反刍,努了几把力才站起来,哞哞地叫了几声。
        他们走出自家门口,哥哥朝巷子口瞭望,弟弟也朝巷子口瞭望。弟弟有些失望地说:“她怎么还不来?”他又朝门前的土堆上瞄了一眼说:“哥,你说咱们挖的够大吗,她能不能看出来?要是被看出来了,躲过去了,那我们挖这陷阱不就白费力气了吗?”
        “她有那么聪明吗?我就不信,她要是不自己陷进去,咱们就把她推进去!咱们可不能白费力气,要不然和长柱还有小丑他们俩的打赌就输定了,那可是三百个玻璃球儿,咱们的一半家当!”哥哥说得恶狠狠,就像下了多么大的决心似得,有些破釜沉舟的意思,不成功便成仁。
        弟弟明白哥哥的心情。他们确实已经不能再输了,他们的玻璃球儿已经从两三千个缩水到六七百个了,那可都是他们哥俩一个一个赢回来的!长柱和小丑这两个家伙,弹球的技术比不过他们哥俩,就动起了歪脑筋,不玩弹球玩打赌,一开始就拿出全部家当,大概有一千多个吧,哗啦哗啦的差不多装满了一鞋盒子。正所谓财帛动人心,哥哥思考再三,终于还是应承下来。一来呢,一千个玻璃球他们哥俩输的起;这二来,如果赢了,那他们哥俩的“资产”在附近这一带算不上首富也差不多少了。记得长柱和小丑第一次提出的赌约是让他们的哑巴邻居一见到他们就追着打,时限一天。当时哥哥说什么也不相信,人家哑巴,一个三四十岁的大人,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非得和小孩子过不去呢?甭说一整天,恐怕一会儿也不是不行的吧。由于好奇,他们哥俩一整天都看着长柱和小丑怎么让哑巴追着他们打。
        哥俩发现,长柱和小丑一见到哑巴就做一套动作——在地上用手比着画一个圈,然后狠狠地朝圈里吐以后唾沫,接着就朝唾沫上重重地跺一脚。
        起初,他们做这套动作的时候也是有些将信将疑的,所以动作就不是很协调,甚至连步骤都颠三倒四的。但是那并不妨碍哑巴面目狰狞地向他们扑过去,对他们穷追不舍。哑巴当然没有长柱和小丑跑得快,他们两个还懂得分头行事,让哑巴左右不能兼顾。他们的动作越来越熟练,真是实践出真知,不对不对,真是熟能生巧!他们的动作经过几次实验后几乎没有一点瑕疵了,他们开心地笑起来,知道打赌赢定了。
        第二天,长柱和小丑拿了一个崭新的鞋盒子来到哥俩家。哥俩把他们带到厢房里。哥哥拿出一只罐子,罐子里是哥俩的“家当”。他们就开始往鞋盒子里数玻璃球,哥俩在旁边看着,生怕被他们多数了去。
        这一次打赌的方式是哥哥提出来的,弟弟本来是不想再打赌的,但是无奈哥哥的态度很强硬,所以也就屈从了哥哥。哥俩和长柱小丑约定好,如果哑巴一脚踩进他们事先挖好的陷阱,会通知他们出来看,如果没有成功就不去通知他们了。
        哥俩中午吃饱饭,等爸爸妈妈都睡着了,就偷摸儿地出屋,拿着小铲子和准备好的硬纸板来到大门口的土堆上。这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刻,墙根的阴凉缩得极短,巷子里风丝儿没有,知了在树枝上沸反盈天。他们从土堆顶上向下挖,这土堆在门口已经存了很长时间了,大概有半年吧,所以质地还是比较紧实的。
        哥俩挖了个大约一尺见方半米深的坑(这土堆也就比巷子的地面高出半米左右。)他们一边挖土,一边把挖出的土装进编织袋里,这样就确保了陷阱周围没有湿润的土了,不容易被人发现破绽。坑挖好后,弟弟问哥哥怎么办,哥哥也不说话,解开裤子就朝坑里尿了一泡,然后探头瞅了一眼,嘀咕了一句:“不够。”他扭头看向弟弟,问:“你有没有尿?”。于是弟弟也学着哥哥的样子往坑里尿了一泡。哥哥又看了看,还是不太够,怎么办?屋里有水可以加进入,但是他们不敢进屋,要是吵醒爸爸妈妈,弄不好就得功亏一篑。
        “哥哥,你看老黄牛身边!”
        哥哥顺着弟弟的手指看去,不远处正有一摊稀牛粪。哈哈,这稀牛粪不正适合放在这陷阱里吗?这时,老黄牛睁开惺忪睡眼,斜着眼睛看着哥俩,然后缓慢地站起来,翘起尾巴,噗……噗……,又是一摊热气腾腾的牛粪,拉完后有趴下了,继续装睡。
        “这老牛今天闹肚子,怎么净拉稀!”弟弟说。这时,哥哥已经拿着小铲子朝牛粪走过去……
        
        下午三点,巷子里开始有一丝风掠过,墙根的阴凉渐渐延伸出来。这时候大人们该下地干活去了,他们将等到天色彻底黑了才会回来。待在家里的人们,也开始走动,上年纪的老头老太们开始聚在一起打牌,唠嗑。小哥俩看见哑巴跟着两个老太太朝巷子口走去。她一定是去看打牌的。现在真不是个好时机,爸爸妈妈还没走,还有两个老太太给打掩护,只能暂且饶过她了。她在哥俩的眼前大大方方地走过,陷阱完好无损。本来就是嘛,谁放着好好的平路不走而去走土堆呢?恐怕只有小孩子才会那样吧。小哥俩看这哑巴走过,心头泛起一丝沮丧。
        “她还会回来的吧?”哥哥自言自语。
        一会儿,爸爸妈妈拿上锄头骑着自行车走了,临走时嘱咐小哥俩做晚饭。哥哥嘱咐弟弟在门口先盯着,自己去屋里看看晚上能做点什么,做到心中有数,一会儿,哥哥出来了,手里拿着两根黄瓜,自己吃一根,给弟弟一根。于是哥俩又执着地坐在门洞里等。
        下午四点,起风了,天色开始暗下来,几只蓝翅膀的燕子冲浪一样低飞而过,眨眼就到了巷子口,然后踪迹不见。要变天了,哥俩经过了漫长而焦急的等待后几乎快要绝望了。这时,却见哑巴女人从巷子口出现了,她一个人,走的很快,像是着急着回家。
        好机会!说时迟那时快,哥俩从门洞中跳将出来,挡住了哑巴女人的去路,那架势像及了古时候剪径的绿林豪强。哑巴女人见是两个小孩儿,就没在意,径直朝前走。小哥俩哪容得她如此造次,互相使了下眼色,哥哥、兄弟咱们上!两人一起用劲儿把哑巴朝土堆上推。哑巴身为一个年近四十的成年女人,怎么好意思和两个孩子较劲呢?于是被推的连连后退。她哪里晓得这俩孩子的用意,还以为是他们和她闹着玩呢。此时,她已经被推到了陷阱边上,成败再此一举了,小哥俩一起用力,同时大喊一声“进去吧!”。哑巴女人顿时踩翻了做好伪装的硬纸板,一只脚陷进土坑里。
        哑巴女人一只脚陷进坑里,身体顿时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土堆上。她感觉陷进坑里的那只脚下粘糊糊、凉飕飕的,就拔出脚来看,本来她是光脚穿着拖鞋,现在拖鞋陷在里面,只是拔出了光脚。她看见自己的脚上沾满了尿泥和牛粪,她生气了,她暴躁了,她嗷嗷叫着,声音几乎大到没边儿。她看到眼前两个小孩儿前仰后合地笑着,她几乎要疯了!她在土坑底的污秽中摸到自己的拖鞋,然后紧紧地攥在手中,接着,她出其不意地从土堆上弹起来,闪电般抓住了弟弟,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小哥俩吓呆了。
        她的手像钳子一样抓住弟弟的胳膊,另一只手拿着那只肮脏的拖鞋不停的朝弟弟屁股上抽打,嘴里还嗷嗷地乱叫。弟弟被吓哭了。作为哥哥哪能眼看着弟弟受气,抄起小铲子,挥舞着就冲下来。顿时,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战成一团。巷子里的喧闹声引来了不少邻居,他们上前把哑巴和孩子分开。哑巴不依不饶的,被人拦着还一跳一跳地往上窜,嘴里发出的声音更加尖锐和婉转,听起来像某种鸟叫。邻居们看到她的样子听了她的叫声都有些忍俊不禁。她看着邻居们的样子忽然不叫也不动了,就那么呆立在那儿了。现场刹那变得安静了,她扫视着所有人,人们也都看着她。
        天色已经暗下来,风渐渐的大了。风是雨头,估计一会儿雨就要下起来了。忽然,天边打了一道厉闪,雷声紧跟着传来,脆生生的像买豆腐的梆子声。她一机灵,然后疯一样地把手中肮脏的拖鞋扔向众人,紧跟着她把自己也扔向了众人。众人下意识地退后,一个中年汉子分开人群走向她,她不管不顾地朝中年汉子撞来。中年汉子扬起蒲扇一样的大手,对准哑巴女人就是一下。无声无息的这一下,就把哑巴女人打翻在地。
        “刘树儿,你打她干什么!”众人一看哑巴女人挨打了,就上前出言劝阻。
        “她是我的女人,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刘树儿面沉似水,他弯腰架起女人,分开人群朝巷尾走去,女人在他的臂弯里挣扎……
        “这个刘树儿怎么抬手就打女人!”人群中传出愤愤不平的声音。
        “嘿,你们不知道吗?刘树儿以前的老婆就是被他打跑的!”
        “这个哑巴再怎么打估计也不会跑吧!能跑哪儿去呢?”
        雨点恰在此时落下来,伏天的阵雨来的快,刚见雨点就密密的了。众人一哄而散,各自跑回家躲雨去了,那还在地里干活的人们估计又要淋个透心凉了。
        小哥俩也跑到门洞里,长柱和小丑竟然在门洞里等他俩。他们把一个塑料袋交给哥俩,然后对哥俩竖起大拇指:“你们两个真牛逼!”。说完,他们就抱着头跑进了雨幕里。塑料袋里的玻璃球拖在手上哗啦哗啦的响,像极了雨滴打在大地的声音。
   
        刘树儿回到家。哑巴被刘树儿夹着回到家。她趿拉这一只塑料拖鞋,她的半边脸已经肿的像发过的面。
        他们各自歪在炕的一边,没话。刘树儿盯着窗户外的屋檐,雨水从屋檐上流下来,连成一串串的线,像牢笼。哑巴看的不是屋檐的流水,她看的更远些,是那些斜斜的,密密匝匝的,箭矢一样的,无根无源的雨。他们的眼睛都有些泛红,应该是被那急雨蛰疼了吧!
   
        秋来不在夏尽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18 12:16:51 |显示全部楼层
茶水也可以找个微信平台发发,逐步走向纸刊,要不就受限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18 12:17:14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错字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18 12:19:02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还有玩玻璃球的,我小时候玩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1

好友

67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7-4-18 15:22:0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李仪 发表于 2017-4-18 12:19
现在还有玩玻璃球的,我小时候玩过。

老师,您觉得这个怎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18 20:39:25 |显示全部楼层
成败再此一举了,
本来她就是光脚穿这拖鞋,现在拖鞋陷在里面,只是拔出了光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18 20:40:08 |显示全部楼层
茶水沏鸡蛋 发表于 2017-4-18 15:22
老师,您觉得这个怎样?

意思不大,但是生活气息很足。其实你的语言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1

好友

67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7-4-18 20:49:4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李仪 发表于 2017-4-18 20:40
意思不大,但是生活气息很足。其实你的语言很好。

这篇是我一个夜班写出来的。我想它应该有一定的社会性。邻居们有谁那这个残疾人当回事呢?人们的态度从孩子们的行为就能看出端倪,是谁教孩子们怎么侮辱一个哑巴?刘树是是真的想打他的女人吗?我的表达就在这些言外之意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1

好友

67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7-4-18 20:49:4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嘿嘿,我今天喝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20 22:20:10 |显示全部楼层
茶水沏鸡蛋 发表于 2017-4-18 20:49
这篇是我一个夜班写出来的。我想它应该有一定的社会性。邻居们有谁那这个残疾人当回事呢?人们的态度从孩 ...

这个社会性没表达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太阳树文学网 ( 苏ICP备12007074号 )  

GMT+8, 2017-12-17 00:31 , Processed in 0.033334 second(s), 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