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logo

太阳树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14|回复: 26

【非虚构作品】西石碑的大秧歌

[复制链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12 12:14:10 |显示全部楼层
非虚构作品
西石碑的大秧歌
/李仪


    去老家扫墓,到西石碑住在弟弟李成林家,他家在村里开着一个小超市,我就住在超市后面的一个小屋里。清明期间,天气还很寒冷,我没让点燃煤炉,只是早早把电热毯打开,这样睡觉时好受点。
    刚进家时,我就注意到小超市的门前扎起挡风棚子,棚子里放着几面一人搂不过来的大鼓,我问怎么把鼓放在这,成林说晚上跳秧歌。清明这个日子比较特殊,跳什么秧歌,以前也没听说跳秧歌,我心里这么想,但也没有再问什么,谁知吃过饭后我才知道我的浅陋。
    听说我来了,几个叔伯兄弟过来,晚上吃饭时一起喝了点酒。饭没吃完,就听外边铿锵的鼓镲声响了起来。我问怎么清明还跳秧歌,二叔家的老三李福林说,跟清明无关,现在跳秧歌哪还管什么节不节啊,就是没事找乐。
    吃过饭,大家都去看秧歌,我也穿上防寒的衣服来到门口。这时我才发现小超市门前已经扯起了电灯,超市左边的木板台摆上了桌子,桌子上方也拉着灯。几面大鼓早已在门前一溜摆开,鼓的周围聚满了人,远处黑黢黢的地方有人影在往这边移动,电动车滴滴地按着喇叭。亮亮的灯光下,有人抡着木槌铿铿锵地正敲着整齐的鼓点。有人凑到我跟前,向我解释,这是村里人在玩,也是秧歌的前奏,等敲完一阵子鼓,乐呵够了,远近的人也招来了,喇叭匠举起唢呐一吹,秧歌就该上场了。


    西石碑是渤海湾边的一个村落,从村北的公路算起,距离乐亭县城16公里,距离唐山地区打造的菩提岛旅游景区11公里。村子东北三公里外有个京哈高速出口,出口处计划修建通往景区的旅游高速,征地早已完成,但施工还没看出模样,如果建成,这条高速将从村子西面擦边而过。除了高速,海边还有一条沿海公路,向西南开车一个半小时可直达天津的塘沽。
    在渤海平原上,这个村并不算大,全村不到350户,村民大致有1100多人。我记得,以前村里都是土路,一下雨遍地泥浆,出不了家门,现在好了,村里修了水泥路,也有了太阳能的路灯。这个村较早发展起温室黄瓜生产,有近半的农户建起了大棚,他们不断引进新品种、推广新技术,成为蔬菜种植的“特色村”和“示范村”,带动了周边各村精品温室黄瓜生产。目前全村温室450座,单棚收入将近3万元,这无疑促进了当地村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有车的人家并不新鲜。这样想来,空闲时节跳跳秧歌,也是很自然的事。
    跳秧歌是北方农村农闲时文娱活动的主要形式,后来在北方的城市村镇也流行开来,现在城市大妈们跳的街舞,实际上就是从秧歌变化而来。秧歌按照表演形式,早先分为高跷秧歌和地秧歌两种,其中地秧歌又分广场秧歌和串街秧歌,也就是排成队形,走秧歌步,伴奏曲牌相对平缓,注重整体效果,气氛热烈红火。我们一般说的大秧歌实际上就是地秧歌,而高跷秧歌高难动作较多,已经演变为一种纯粹的技艺表演。我在城市长大,小的时候见过高跷表演,后来这种表演渐渐稀少,而地秧歌因为参与者众一直延续下来,是欢庆时节广场活动的一种主要歌舞形式。
    其实对于秧歌来说,说“跳”并不准确,应该说“扭”,有的地方就是这样招呼:“扭秧歌去!”这是很形象的说法。秧歌有多种基本步法,不管怎么走,具有夸张色彩的永远是上身包括腰胯、手臂和肩的“扭”,不管是表演者或观看者,着眼点永远是这个“扭”。“扭”才是秧歌的本色,只有“扭”才看出生活的谐趣,看出生活的多彩,看出生活的红火和热烈。
    我和福林站在挡风棚子里,隔着透明的塑料布一边看着外面兴奋的人群,一边说着闲话。福林说,以前日子不好过,人们想着法子挣钱,哪有心思跳秧歌,现在家家日子过得好了,就开始琢磨怎么乐了。我想也是,这个小超市好像根据地,前两年我来,总是看见人们扎在这里打牌,当然,他们不是职业赌家,输赢也就几百元钱,以前人说跳秧歌低俗,但好歹也比赌博要强。福林接着说,跳秧歌是前几天我和成林五个人的临时动议,一家出二百,凑了一千块钱请的外村吹鼓手。我说,是不是红白事的响器班子?福林说,哪有那水平,只不过也是玩家,给点辛苦费就是了。
    对了,前面提到西石碑是蔬菜种植的“特色村”和“示范村”,这里的带头人就是我这个兄弟——李福林。我记得当初他总是往外地跑,引进黄瓜新品种,向村民推广新的种植技术,待收获了再一棚一棚地收黄瓜,销往外地,那时天津就有人专门收购这里的“狐狸腿”小黄瓜。前几年他投资二百万建了育苗基地,实行科学育苗,育出的苗秧由附近农户包种,基地负责收购,这样形成了固定的育苗、栽植、收购、外销的关系,双方获利,皆大欢喜。现在福林成了远近闻名的能人,这次还成了县上的劳动模范,得了两千元的奖金。我逗福林说,那两千块钱呢?他笑了,说大家捧场还用于大家呗。


    外面的鼓声一阵紧似一阵,人越聚越多,有人在家化好妆,穿上演戏的行头等鼓点,一听鼓声稠了就赶紧颠颠地跑来了,这当中还有许多是外村的村民。鼓点密集,鼓声急促,打镲的上下翻飞,擂鼓的双臂齐舞,这是鼓乐进入尾声的节奏。
    隔着棚子,我看到鼓手当中,有一个女子把鼓槌抡得正欢,这是我家一个叫梅子的外甥女,刚才还在一起吃饭,这功夫觉得技痒也上阵擂鼓了。福林告诉我,小梅子的对象就是跳秧歌打鼓认识的。
    随着最后一个鼓点打出,然后“啪”的一下,鼓槌碰击鼓沿,鼓声骤然停歇,于是人们纷纷退后,腾出场地,让那些穿红挂绿的表演者进场。这当中有一个短短的间歇,有人自动出来维持秩序,指手划脚地招呼人们把场地让得更大些,而已经进场的表演者一边打斗、调侃,一边整理着队形。
    突然,左边木台上有一面鼓传出“咚——”的一声响,紧接着桌子后边齐刷刷伸出三把唢呐,这三把唢呐朝上一昂,然后“哇——”的一齐吹响,于是场地上的人开始沿逆时针方向走起秧歌步来。这些人不分年龄,有老有少,有的男扮女妆,有的女扮男妆,当然也有不着戏装就穿本色衣服的,他们左手随便拿着一条手绢,右手打开粉红或浅绿色长扇,脚上前踮后错,手中扇子举在肩头上轻轻抖动,随着唢呐声一本正经地扭动起腰胯,蜿蜒前行。
    在秧歌舞中,唢呐是不可缺少的乐器,它的音量较大,音色丰富,穿透力强,在北方的原野上,既适合表现热烈、欢腾的气氛,又能够深刻细腻地抒发人的思想感情,被人称作秧歌队的灵魂。此时,木台上的三个喇叭匠在鼓手的配合下正鼓着腮帮子吹着悠扬的慢拍,引领表演者前后移动着脚步。
    这时我似乎看出点门道来了,因为场地上的人们正在两两组合,相互搭配,成对表演。这就是冀东秧歌的特点,讲究塑造人物,技艺全面,如果是正式的秧歌比赛,场上会有渔、樵、耕、读以及其他戏剧人物,所扮人物还分为妞、丑和公子等行当,通过手势、道具以及舞蹈、哑剧等表现手法塑造出各种喜人的形象。当然,在乡村自发的娱乐活动中没有那么讲究,他们图的是乐,是一种快活,一种心性的自由迸发。
    在缓慢节奏的引领下,场地上的成对舞者各有表现,有的假扮成夫妻,相搀相扶,脚步稳妥,有的假扮成情人,扭腰胯臀,暗送秋波。这当中,有时免不了出来个调皮人物,傻大妈似的扭胯蹦跳,棒打鸳鸯,其间还有小丑,肩活腿弯,横插进来逗趣勾引,诙谐乐观。队伍当中有一个邻村的女人,身形好,扭的活,出腿抬得硬朗,后退退得扎实,眼神时而脉脉含情,时而漂移他望,引得一个在镇上卖豆腐的男人心神不定,围着她打情骂俏,前后左右扭个没完,让人忍俊不禁,最终捧腹大笑。
    扭过几圈慢拍,唢呐接着会吹出欢快的曲调,这时队伍的动作也会随着节奏加快,只见有人踩着鼓点率先跑起套路,众人相跟,都把扇子举过头顶,转起圈来。一时之间,队伍严整,头尾相连,舞者脚步轻快,扇子紧摇慢摆,让人目不暇接,禁不住发出阵阵喝彩。
    我觉得有点意思了,走出棚子,站在高处,望着眼前的一切,心里也为这些农民的欢乐而欢乐。我又向周边扫去,只看见几盏路灯在幽幽地闪着光亮,整个村子许多房屋亮着微弱的灯光,也有许多房屋根本就没有灯光,空旷的院子里连声狗叫也没有......只有眼前小超市这一片空地上,人声嘈杂,扇子轻抖,宛如风吹桃花海,漾起一片春潮。

    第二天是定好上坟的日子,各家吃过早饭,纷纷来到小超市门前集合。此地风俗,女人们先早早去坟地烧纸,然后男人们再去拉土上坟。拉土的地方不远,但这是个大家,坟头多,干完活一个个都觉得吃不消,毕竟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
    中午我请大家到镇上吃饭。吃饭的时候,我问起村里的情况,福林“唉”了一声,他说:按说现在各家的日子过的都不赖,可是你也看到,村里有许多房屋都空着——你知道“空心村”吧?
    我当然知道这个词儿,前几天还听人家讲南方几百人的村子,如今只剩下30多口鳏寡老人。可是我不愿意这样想,就说,就是孩子上学家里空巢吧,咱这几家不就有这种情况嘛。
    福林说,是啊,孩子在外上学、然后留城打工,买了房子,再把老人接过去看孩子,这边的房子就空下了,成林东边那家就是这样。
    在西石碑,这种情况有多少?我问。
    福林说,三分之一吧。停了一会儿,又道,现在县上要搞试点,两村合并建新村。说完便没再吭声。
    看大家不再说话,我端起酒杯,招呼道,来喝酒,然而一口酒下肚,心里很不是滋味。福林说的并村,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但我想,现在许多城市都在周边搞新农村建设,也是把各村农民集中起来进楼房,我看初衷未必都是因为空心,而是重新规划土地。唉,社会毕竟进步了,但对传统以土地为生的农民来说,还真有点不知所措。
    是的,在这亘古大平原上,在这五千年前就有人类居住的土地上,一切都在悄悄地发生变化。
    乡愁、乡愁啊,看来乡愁这个文学母题,只能算是个农耕时代的精神寻觅,等到家乡都没了,上哪里去寻乡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8

主题

36

好友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4-13 10:38:27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的新作,写的真好,细腻大气,很打动人。更有身临其境之感,似乎我们也和老师当时就在现场,颇有画面感,拥有巨大的信息量,读来收获颇丰,大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8

主题

36

好友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4-13 10:38:42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之作,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

主题

5

好友

120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4-14 12:13:01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25

好友

803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4-17 09:47:14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的艺术真实与现实真实并无人提出疑问呀,感觉李老师是个秧歌专家咧。散文家的作品就是不一样呀,无半句废话,大气,读来韵味悠长,很是享受。广州叶子力挺,清水毫无疑问投上赞成票。不过,我还是感到有点纳闷,时下国人秧歌太甚,扭完秧歌后我希望有人来读读这样的文章,提升下精气,遗憾的是我根本看不到这样的奇观。我觉得当今之国人确实存在一些令人忧虑的病态,没错,经济发展了,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享受跟上无可厚非,但也得有个度。就算中国已经赶上发达国家的水平也要有危机感,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想中国在唐朝时期是何等牛逼,到了近代又如何?中国空军上校戴旭言论何以惊动中央?他说,当今中国的腐败不是个别官员的腐败,而是全民腐败。在第一代中央集体领导时期,中国是七亿人民七亿兵,万里江山万里云;而现在是十亿人民九亿赌,大街小巷斗地主,还有一亿在跳舞,外国人要的是中国人的钱,而中国人弄不好会要了自己的命。此等言论可谓一针见血地道破当今国人的精神状态。娱乐是应该的,但是,我感觉中国的大地上目前到处飘荡着鼓声,从早到晚,没有间隙,此类人中,大有寄生虫的存在,理当批判!唉,谈就谈文吧,怎么胡说八道起来,清水这是欠揍。乡愁难再,“清明”时节回故乡,回在点子上,辛苦了,李老师,问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25

好友

803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4-17 09:50:49 |显示全部楼层
广州叶子 发表于 2017-4-13 10:38
老师的新作,写的真好,细腻大气,很打动人。更有身临其境之感,似乎我们也和老师当时就在现场,颇有画面感 ...

小赞也好,大赞也罢,清水支持一把,责无旁贷,问好叶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25

好友

803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4-17 09:51:30 |显示全部楼层
广州叶子 发表于 2017-4-13 10:38
精华之作,学习。

这还有假,也不看看是何人之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25

好友

803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4-17 09:53:44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怎么觉得“非虚构”三字有点越看越别扭呀,是不是我这人有病?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18 12:09:58 |显示全部楼层
广州叶子 发表于 2017-4-13 10:38
老师的新作,写的真好,细腻大气,很打动人。更有身临其境之感,似乎我们也和老师当时就在现场,颇有画面感 ...

谢谢叶子表扬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4-18 12:10:09 |显示全部楼层
广州叶子 发表于 2017-4-13 10:38
精华之作,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太阳树文学网 ( 苏ICP备12007074号 )  

GMT+8, 2017-10-22 21:29 , Processed in 0.085143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