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logo

太阳树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6|回复: 12

【短篇小说】《疾驰》:《滨海时报》2016年12月中国新经济文学专刊

[复制链接]

6

主题

0

好友

26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1-16 23:06:14 |显示全部楼层

  


李轻松给王总打电话的时候,王特正在来开发区的马路上疾驰。前两天,王总去北京出差前夕,他对公司的人下达死命令,对总经理办公室的张秘书说,两天以内,不接听公司任何转移的电话。这个下午,王特好像是去追逐开发区即将坠入渤海的落日,车速极快。他刚从包里掏出手机来,手机响了,来的是李轻松的电话。

  早晨九点零几分,李轻松其实给他打过电话,王特的手机关机,他又将电话打到王特的总经理办公室,张秘书自然不告诉他行踪。李轻松不甘心,这个下午四点零六分,他试着给王特拨了过来。当然,他敢于给王特打电话,一是两人是几十年的哥们,自从开发区创建以来,他和王特就开始通力合作,这种铁杆关系少有;二是情况紧急嘛。

  王特心情出奇的差,去北京的事情没有办成,远洋许可证没有下来,明年的出货量提心吊胆呐,谁也不知道会低到什么程度,他回来的心情比出差前更加差了。现在,李轻松的电话更增加他的不快,他捏着手机拎在空中,恨不得将它抛入高速路,他很不情愿地发话:“什么事,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李轻松初刻是让王特的狠话给惊住,他生怕王特关机,赶紧说,“特哥,我是李轻松呀,轻松呀。”

  “知道。你什么事?”王特开机,本来是想玩玩手机游戏透透气,把一路来的不顺排解掉。他并没有热心来接任何一个电话,不说哥们,哪怕是老婆刘雅丹打来的电话,他也不接,因此,他给了李轻松一个冷脸。

  “特哥,江湖救急。你们的重卡能不能借我用用,三十台,不,二十台就够,急啊。今天到明天,货要全部拉完,欧洲那边下达最后命令,你也知道我没车。等到明天上午货拉完,我亲自上门道谢,特哥,行不行?”

  “嘿,你小子行啊,借车?没门。上次借车你跟我说过没,还有再上上次。每次,你都说借十辆八辆的。有次,嘿,借了我三十辆,连屁都不搁一个。当我是免费快递呐,年终人情赠送呐。油钱是烧我的。车辆折损费算我的,我买车这两年,你小子到底用过多少回啊。到头来,我自己的卡车一年都没用上两回,你说我找谁说理去?”

  “我都火烧眉毛了,以前我知道,都是我不对,我不对好不好,这次,看在老兄弟的面子上,你就行行好吧。王总,王特总。”

  李轻松说这话的时候,都能明显听见电话里传来的哭腔。那是一种男人才有的哭腔,只有男人才能把这种绝望的声调演绎得畅快淋漓、活灵活现。

  对于王特来说,他并不这么认为。现在太习以为常,连哭腔都变得不重要了。他知道它是属于以前的哥们李轻松的,可是,他的重卡在开发区第五大街尽头装运集装箱,腾不出这么多汽车给李轻松当驴使的。何况,现在,他得勒紧裤带呐,还像出差前一样,说不定下一刻他就掉进渤海了。

  有那么几秒钟,因为李轻松的哭腔,电话停滞卡壳。短暂的时间内,王特瞟了一眼后视镜,镜子里,他明显看到自己鬓角的头发花白,不止花白而且开始松动。于是,他心一横,狠狠地说:“不借。我说真不借。你有胆再打,我会关机的。”

  “别,别……”李轻松还想嘟囔辩解几声,果真只听到电话里“嘟嘟”两声,然后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他再打,王特的电话真的关机。李轻松想着刚才的电话,他抱头把自己藏在房间的角落里,他差点哭起来。

  李轻松一通电话让王特出现恐惧。这种感觉,好像蹦到嗓子眼来了。车子已经到达开发区,都要到达他们公司的楼下了,他对驾驶员小温说,“得,公司到了吗?回去吧。我要回家。”

  小温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告诉他已经到公司楼下。王特因为思考李轻松的电话,已经出现迟缓的错觉。他们公司就在这栋三十六层的写字楼的十二层。今天星期四,从十二层的灯光来看,他的秘书和员工都在公司里办公。消失两天,至少应该到公司转转吧。小温也是这个意思。王特却把嘴一努说,“回去。我要洗澡。”

  小温没有吭声。他无奈地打转方向盘,把车开往背离公司大楼的另一条道路。王特的家在滨海,虽然开过去,花不了十分钟。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这几天下来,他跟着老板跑上跑下,在北京的各大部门来回接送,只是觉得有点累了,他想至少应该得空歇一会儿才是。

  王特看了下司机小温,他能感受到小温的情绪,语气温和下来:“行,这一趟我到家后,你就回家休息吧。休息好了,我再叫你。当老板很难的,辛苦你了。”

  见老板语气柔软,小温“呵呵”两声,他说,“我倒没事,反正您也知道我的,开车属于我的爱好。如果不是爱好,当初……”

  他们说话的时候,车已经停在小区门口。王特手一扬,招呼他一声,“那就好,到这儿算了,也不叫你上楼坐了,回家休息吧。”



因此可以预见,王特是以复杂的心情到达家里的。他从包里掏出牛皮纸文件袋,把包往沙发上一扬去了书房。

  书房面积适中,如果不考虑空中的遮挡物,家里的书房对着公司的方向。王特回来开发区,他本来要召集公司管理人员开会研究申报材料,讨论材料差池,然而,让他的擅自离岗给取消了。因为他出差前的吩咐,总经理办公室没给他打过电话,平时,他的电话像雪片一样飞来。

  手机关机,他看起来轻松了。颇为难得。回来后,没有洗澡,回家洗澡只不过是对小温的托词。他的夫人刘雅丹见他回来了,倒是走了进来,从厨房里给他端了一杯温牛奶进来。

  王特见了,望着乳白色的牛奶说,“哦,今天在家?”

  从昨天晚上开始,刘雅丹其实联系过他几次。她像李轻松一样给他打过电话,只是并没有李轻松那么幸运。见他彻夜未归,电话一直关机,昨天晚上九点,她把电话打给已经下班的张秘书,询问事由,张秘书对她倒是说出原委了,说王总去北京出差。听张秘书好像有难言之隐,刘雅丹在电话里说,“哦,我知道了。原来他没有回来,是去出差的事情。”

  刘雅丹是一位温柔的女性,她是滨海一中的语文教师,平常,王特忙于管理公司的港口贸易和物流,由她分担家里的绝大部分事务。现在,见着丈夫仍然火急火燎的样子,刘雅丹说:“打你电话也是关机,事情办好了吗?”

  见刘雅丹问及公司的事情,王特不再说话。他让刘雅丹把牛奶杯放在工作台上。

  刘雅丹见丈夫没有说话。她也不好问起。她怕她的问话会引起王特的分心。而且,这是他们结婚以来的“行规”。早在王特创办公司的时候,他就对刘雅丹说过公司的一切事情都不必她担心。刚开始,王特开的只不过是一家小公司,和李轻松等人合伙开的,小公司放在开发区小得像图钉一样,热火朝天的经济浪潮中,公司越做越大,事务越来越多,王特分门独户,开始经营远洋运输了,经过数年的发展,事实上,公司在天津开发区不说排上前几号,排得上号倒是不成问题。

  现在,王特公司的事务让刘雅丹觉得越来越陌生,而且如果他想说起,他自己自然会说起的。她从来不担心丈夫的能力问题。

  可是,王特倒是自己怀疑起自己。他好像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能力问题。他坐在书房,拿起铅笔,一页一页地翻弄申报的材料,不时拿放大镜,看看细如蚊蝇的报表数据,顺手勾画起来,按理说,申报材料做得滴水不漏,而且有主管领导的关照,他的申请应该通过才对,但是残酷的事实证明,他一个月前亲自做的报表不止有漏洞,而且有很大的漏洞。当领导通知他来北京说有重要的事情,他差不多有预感。

  待到他疾驰在回天津的路上的时候,他得知更大不好的消息。同他一批申报的其他公司都予以通过。如果他不继续申报,如果申报不成功,可以预见,明年的日子决然不会好过。这是竞争力的问题,是他公司价值的问题,说绝一点,是他个人存在的问题。

  这个关键时刻,他绝对不会去想李轻松卡不卡车的问题,哪怕李轻松提出借一辆卡车,他也不会考虑。连思考都没有,那么,他当然不会答应李轻松……

  王特端着牛奶,倒是有一刻想起李轻松来。思路又断掉。不能想。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牛奶,当眼光掠过去看向窗口,这个冬天,他感觉到丝丝寒意。仿佛自己仍然在高速公路上,仿佛在疾驰。另一只手紧张地握住那支中华铅笔。

  夫人刘雅丹仍在书房里,看他心神不定,倒是关心地问起来:“没事吧?怎么了?”

  刚才,刘雅丹给他整理办公桌,这会儿停下来看着他。她在房间里别无他意,只为等着他的牛奶早点喝完,她准备拿走杯子。这天王特滴水未进,妻子端来的牛奶里面放了棉糖,他的思路好像不急躁了一点。

  妻子刘雅丹在书房里,王特有些丝丝的紧张。他说,“要不,你出去吧。待会儿我出来用餐。”

  


  


王特没有待到吃饭。夫人刘雅丹做饭的时候,他要出门了。他最终还是想到李轻松。出门时,刘雅丹在厨房里回头望着他,他自己也怔怔的样子,说,“我会回来吃的,不过你先吃。我先去找李轻松那小子,他碰到难题了,我回来随便吃点蔬果就行。”

  南瓜羹是他最喜欢吃的食物,言下之意,就是给他留点南瓜羹。

  刘雅丹也不抱怨他地说,“那好,给你煲好,回来用微波炉热一下。”

  到这儿,王特并没有吭声。他只是看了夫人刘雅丹一眼。好像临走前的诀别一样。随后,门就砰地关紧了。他走至电梯口,记起把手机开机,开机后,手机上连收两条短信。

  李轻松明知道他关机的情况下,又给他拨过两次电话。就是这两条短信提醒,让王特的心有点软了。说实话,李轻松这几年办公司是半桶水,不上不下的样子,他心里早就看不惯这位当年的哥们。李轻松并没有把心思放到公司经营上,倒是感情经营颇多,这十来年,他离了两次婚,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打情感官司的事情上面,直到前年的时候,走投无路,在他们朋友的关照下,公司才运营下来,但竞争日益激烈,李轻松的公司半死不活,公司连重卡也养不起几辆,成为了朋友们的拖油瓶。

  但是,话是这么说,他仍然不愿看到李轻松破产,好歹十多年的情谊还在,当年若不是李轻松等人的帮助,他一个人虽然有雄心,也不一定能把公司海洋贸易这块做起来。

  还在电梯里。他把电话打给李轻松。李轻松亲热地叫他“大哥”,王特没有应答,而是直截了当地问:“在哪呢?”李轻松没有吭声。王特说:“看你那熊样,跟我去第五大街。马上。”李轻松这时倒轻快地说,“好咧。”看来这个男子汉刚才截住哭腔难过了一阵子。唉,这人啊。王特在电梯里叹息起来。

  在电梯里的时候,他用手机点“滴滴打车”,叫了一辆车去第五大街尽头。以前,他根本是不会叫“滴滴打车”的。这软件是他那去南方上大学的孩子给弄的,说这软件挺实惠,又方便。平时,王特绝对不会想起用这些年轻人才用的东西,眼下倒是出于一种微妙的心理,他觉得这个软件挺好用,随着时代进步,看来要加快脚步才行。

  当然,他没有打电话给张秘书。因为打给张秘书,肯定会透露他已经回天津,还是不要惊动公司员工为好,现在快到年底,人员稳定为妙,等待好好想方法解决时难。再说,再给他两天时间,说不定问题解决,危机脱离了呢。

  出电梯的时候已经叫完车,王特到地面的时候,猎猎的海风迎面吹来。风力包含着盐粒和沙粒,吹向他的发际线。让人瑟瑟发抖。他仰头看了一眼上空那小区单元房自己的家。然后收起手机,抹了一把脸,往小区门口走去,说实话,他昨天通夜没睡,即使没睡,也没觉得有困意。虽然申报没成功,他也看起来像一头雄狮,斗志昂扬的样子。

  王特乘坐滴滴打车,到达第五大街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李轻松在装车指挥室里。李轻松戴着工作帽,在等着他,看似为他服务,其实,好像在守着他的重卡一样。

  时间已经是五点二十分。王特公司里的所有重卡都在忙碌地装运物品往集装箱里运送,一点没有空闲。

  见到李轻松,王特没好气地说:“你小子就守在这啊,我说的没错吧?”

  李轻松一脸丧气样,苦着脸说,“王特哥,你就别寒碜我了。你天天那么忙,我跑了你公司两三趟,哥,你吃饭没?”

  王特说:“吃饭?难道你吃了?我人都让你叫着来了。”

  李轻松说,“都让这事整的,哪有心情吃饭。”

  王特到这儿心里才好受了一点,他说:“别说吃饭,我一夜没睡。就刚才喝了点牛奶。要像你一样做公司,怕是喝西北风啰。”

  李轻松说,“哥,那这样吧。待会儿我们去个小酒楼喝点,你的卡车一装完,就去我的场地。我数了数,你卡车五十台,到明天下午两点的时候,也差不多了。”

  王特“呵呵”一笑说,“你小子,尽着自己的好事。不瞒你说,这次的装车费得你付了。”

  李轻松说,“哥,那行,没问题。我都巴不得您这么说呢。”

  王特往庞大壮观的装车现场张望,盘点一圈下来,他心里有了一点数。虽然明年前途未卜,但是眼下确保没有问题。这一连的疾驰过来,越发让他神经紧绷起来,真是不得半点空闲。是不是应该轻松一点才行?风中看着李轻松,觉得现在的李轻松既好笑又可怜。他说,“行,看你也一天没进油水的样子,我们去喝点啥吧。”

  到真要走,李轻松眼睛油亮油亮的,似乎不想走了。他说:“哥,要不,我们把饭菜打包过来现场,反正你有地儿,就在指挥室里,我有车,行动也方便,你看如何?”

  听李轻松一说,王特狡黠的笑了,他说:“你小子特聪明啊,算计到这份上来了,连吃顿饭都不舒坦。放心,我的车子不会跑,今天就依你的办。”


  


       王特坐在李轻松的车里,两人到达附近的津味山庄。李轻松说,“哥,这顿饭算是我请你吃的,因此由我点菜。我知道你吃素。但是今天,我却要你吃点荤的。”

  王特又笑了,他说:“我知道你小子鬼精鬼精的,还像年轻时一样,行,我依你。”

  现在忙一天下来,他有了食欲。应该说还不错。他话刚说出口,后悔不迭,他想到刘雅丹,想到刘雅丹的时候就想到她做好的南瓜羹,刘雅丹做的菜总是奶甜,和刘雅丹这人一样,看着舒服。

  李轻松对服务员大大咧咧地说:“来一盘切酱牛肉,两斤。白切鸡一只。大虾一份,给我带醋。扒猪手大份。红烧带鱼一盘,带鱼裹粉。小米粥,撒点嫩青豆儿。都给我打包。”

  王特在前台坐着,任凭他点单。李轻松看了看菜单,转过头来看着王特,说,“哥,那敢情好。我再帮你弄点酒。就白干吧。我知道你近期不顺。干脆喝一喝也没事,睡一觉后干活更舒服。嫂子也放心。我陪你,我不能载你回家,我有司机的。”

  王特似乎明白掉入李轻松设的局了,可是又觉得他说得有理。何况,他也想把这些火急火燎的事情暂且抛一边,等清一下脑子,过两天再去北京一趟。或许事情就顺利了。他觉得依照往年的业绩和资质,应该能成的。

  见王特应允,李轻松高声大喊:“再加衡水白干,两瓶!”

  两人提着一大堆菜肴回了车上。今晚,王特倒是乐意了,不讲他总经理的排场了。这会让他想起陈年往事。想当初,和李轻松在海河边创业初期,大伙儿就是这样过来的。二十年前,李轻松从河北过来,另外几个朋友从山东、辽宁过来,到头来,熬下来的只有他和李轻松,他俩的情谊也算是有始有终,其他朋友虽然富甲一方,但是后来各处一方,有的已经出国,联系不多。

  李轻松属于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人,果真提起这事。他说:“哥,你记得你和嫂子刚刚结婚那会儿吗,我们……”

  王特知道李轻松要借机向他倒匣子,开始打感情牌了,他说,“这事,先不说,回头吃饭再说。”

  到这儿,开车的李轻松倒是笑了,他说,“哥,今天我听你的,反正是我请你。现在和你这样过的晚上还有吗,好难得。”

  汽车到达装车指挥室的旁边,王特去查看重卡装车的情况,任凭李轻松一个人搬动他们待会儿吃的菜肴。王特查看情况完毕,他坐进指挥室。李轻松早就给他斟好了酒。一切准备就绪,王特昂起头,把一口老辣的衡水白干干掉。那边,李轻松也干掉了一杯。

  其实王特知道,他喝酒比不过李轻松。李轻松在朋友中,酒量最好,喝酒是海量。然而,现在既然运气这么差,那么管不了这么多,怎么舒坦怎么来,也不去想公司那破事了。他夹了一块猪手,啃了个干净,看了看开发区。

  他的这块仓库用地位处第五大街尽头,像块巉石伸向海洋。前面是渤海,左右边都是做进出口贸易的,后面是税务机关,等天黑下来,四周只能看到巨大的集装箱和吊车臂梁。

  王特说,“轻松,你还记得吧,你来时,开发区这块儿都没人,周边有野鸭子,你跟我赶过野鸭子。那玩意儿弄脏货,连夜赶。就叫你们帮忙,反正也没干过坏事,走得直行得正,我们堂堂正正是吧。”

  李轻松喝酒后,也不顾他了,说:“说起赶鸭子,你哪里去赶过呀。都是你下命令,然后我带着一帮兄弟。哥,你的成功绝对有我们的一份功劳。你的成功绝对是我们哥们众星捧月一样地捧了起来,从来把你当领导。你也不赖,嫂子才服你。”

  听李轻松一说,喝酒后的王特咯咯笑了,他对李轻松晚上的表现尤其满意,不同于电话里的请求。他顺手把啃光的一块猪手往天空一扔,猪手呈抛物线掉下来,砸在十几米远外的马路上。

  万事不管了。王特把白干喝到四两多点的时候,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但是,一天没有吃饭,他又实在饿,就像年轻时候的冲动一样。吃菜扔骨头。再吃再扔。边扔边喝酒吃菜。

  李轻松倒好,他正常的酒量是一斤四两,在一斤二两的时候,还能给司机打电话,叫他来开车。他正打电话吩咐司机做好准备。王特快要喝高的时候,他说:“哥,你这叫破坏卫生,明天环卫要来抓你啦。”

  王特笑:“抓个球。烦着呢。再来,记着点,你给我去打扫卫生!”

  “哈哈。也行,我来请清洁工,只要哥你没事,大家舒坦。”


  


       王特在第五大街尽头的运货现场喝高了,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发生这样的事情纯属意外,是私人感情所致。李轻松叫司机来开车,他亲自背着大哥王特,从王特他们小区的地下车库一直到王特家门口,由他送王特回家。

  到达王特家里时,时间已经将近午夜十二点,对于天津的百姓来说,这个点儿早已入睡。刘雅丹却一直坐在客厅,看着电视等待丈夫回家。她打过无数次电话给王特,王特的电话一个晚上都关机,她打给他公司的张秘书,张秘书也说从下午起就没见着老板,老板应该从北京回来了。没有丈夫的音信,这下,刘雅丹真的是急了。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李轻松背着烂醉如泥的丈夫出现了,李轻松一直将王特背到沙发上,他又给王特脱鞋子,让刘雅丹拿被子过来,轻声轻语地对刘雅丹说,“嫂子,不要让大哥着凉。”

  刘雅丹已经想到是怎么一回事了。她本来要怪罪李轻松几声,见李轻松刚才的情况,她也不好去说他什么。

  一切忙罢,李轻松一个劲地向刘雅丹表达歉意。说实话,这时,李轻松也喝到差不多快醉的程度。王特最后喝八两,他自己陪喝一斤。紧张时刻,他状态不佳,因此到了濒临醉酒的程度,说话开始前言不搭后语。即使如此,他仍然记得他最为紧要的事情。他支支吾吾地说:“嫂子,麻烦你照顾大哥了……我还要去现场清理。我还有要紧事。”

  他确实有要紧事,不能因为快要醉倒,而忘记对于他来说火烧眉毛的事情。王特他们公司的重卡装车完毕,他马上要吩咐一批司机上车,借用王特的五十辆重卡赶往他的装货现场。司机都是他临时聘用的。他要赶在天亮五点半前完成任务,因此,他急需马上去第五大街。

  那天晚上,王特就睡在沙发上。第二天,王特醒来的时候,刘雅丹已经去滨海一中上班。王特睁开眼的时候,有一线阳光打在他眉骨上,这线光生生把他弄醒了。

  他醒来的时候,立即想到李轻松。

  他大叫一声:“妈的个嘎子!”

  昨天晚上,李轻松这个坏小子耍点花招,看来他是中计了。他本来不同意借重卡的,李轻松把他灌醉,看来李轻松的意图达成。王特感觉头很痛,不过,紧张间又有一种舒服油然而生。因为他帮了李轻松,只有他才有能力帮上他,他不帮李轻松谁帮呢。

  商场如战场。李轻松肯定连夜钻了他的空子。

  想到这儿,他笑了。

  王特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终于把它开了机,手机时间显示是上午十点。看来,他足足睡了十个小时。刘雅丹七点半前去上班时没有叫醒他,他当然知道刘雅丹的意思,刘雅丹是想让他多休息一会。

  按道理来说,他们人到中年的时候,下半辈子确实不用担心,刘雅丹早就向他表达过这个意思。毕竟他人已到五十,刘雅丹的年龄也不小,女人一到四十五岁,就开始想下半辈子安稳的事情。

  现在,至少要过这一关才行,他仍然想起回天津的事情。

  还在沙发上的时候,他把电话打给公司的总经理室,是张秘书接的电话。

  张秘书欣喜地说,“王总,可找着您了,您不知道我漫天找您呐,正要告诉您一件喜事。”

  王特很是狐疑,他说:“公司的事你知道了,有啥好喜事的?”

  让他一说,张秘书也是狐疑起来,她问,“王总,您忙傻了,公司的事,您还不知道?”

  经过张秘书的解释,王特明白过来。原来,事情急剧地出现意外变化。就在他从北京赶回天津的高速路上时,他们公司明年的项目临时通过,远洋许可证得到上面的签发。只是他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而他又吩咐强行保密,因此他无从得知任何有关公司的信息。刘雅丹也是毫不清楚。原来转一大圈子,把他自己给绕进去了,真是悲喜交加。

  如今,王特倒说不出个啥滋味。

  他去洗漱一番,等到回到客厅的时候,他想起昨天和李轻松在运货现场的时候,经历十小时后,忽然又觉得肚子开始饿起来。这让他想起昨天晚上刘雅丹说起的南瓜羹。

  王特快步地走向厨房,刘雅丹果真用锅温着南瓜羹呢。他用瓷碗端上一碗来,坐在沙发上,用勺子吃起南瓜羹的时候,金色的羹是新做的,阵阵香味扑鼻,他朝渤海湾的方向望了一眼。暖暖的太阳真是舒爽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0

好友

26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1-16 23:08:48 |显示全部楼层
祝论坛朋友们新年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9

主题

1

好友

524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1-17 06:48:49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17 22:15:16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临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17 22:16:24 |显示全部楼层
12月底发在《滨海时报》的小说,一整版,八千字,请大家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9

主题

265

好友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17 22:16:34 |显示全部楼层
飘红加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0

好友

26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1-18 22:07:11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想写小说的继续呆论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25

好友

803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2-8 10:45: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水先生 于 2017-2-11 09:46 编辑

这年时看来懒人还是占了绝对的优势,叶临之作家不惜献上爱作,李老师又郑重地推荐给大家欣赏,阅读人气指数却让人感到些许悲凉,现实中今人之精神面貌确实让人感到有点失望。清水虽然患上严重神经衰弱,常感精力不支,于昨日今日连续拜读两遍,很显然,作者在中国的经济热潮中某海滨城市打造了一个勇于拼搏、重感情、讲义气的成功企业人士王特的人物形象。爱文标题“疾驰”,文中多处出现“疾驰”的点题照应;喝南瓜羹前后照应,此两照应处理得很有艺术,祝贺临之爱文命中目标。文中“(猎猎)的海风迎面吹来”括号内两字令人费解,疑似“冽冽”的误笔,个见,问好叶临之作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25

好友

803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2-8 10:48:29 |显示全部楼层
叶临之 发表于 2017-1-18 22:07
期待想写小说的继续呆论坛

人没在论坛并不等于心已离开论坛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1

好友

67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发表于 2017-2-8 16:09:3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叶临之 发表于 2017-1-18 22:07
期待想写小说的继续呆论坛

问好,临之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太阳树文学网 ( 苏ICP备12007074号 )  

GMT+8, 2017-11-19 20:28 , Processed in 0.084588 second(s), 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